世界文旅IP

这四个字,是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成功的秘密

作者:朱茉莉


*《考古盲盒》与《传拓盲盒》/ 图片来源:河南博物院天猫官方店


【世界文旅IP】先从一个故事说起。


我小时候看的第一个武侠小说,是金庸的短篇《鸳鸯刀》。这本不见经传的小说,讲的是清朝年间,江湖上有两把人人都想得到的宝刀。它们一长一短,叫做鸳鸯刀。盛传,刀中藏着武林的一个大秘密,得之者,将会天下无敌。因此,鸳鸯刀重现江湖的时候,掀起了武林和皇宫的一场血雨腥风。最终,鸳鸯刀的秘密大白于天下,它就是刻在刀身上的四个字——仁者无敌。


武功有界,道法无边。


再复杂多样的凌厉招式,长远看,大多都抵不过,一句简洁的底层逻辑。



河南博物院的文创产品,近几年持续出圈。单只说其爆款——考古盲盒,甚至出现了“一土难求”的盛况。世上盲盒千千万,挖土盲盒也不少,他们脱颖而出的秘密到底在哪里?


守正创新。”河南博物院文创办主任宋华非常直爽地揭开了谜底,“我们率先在全国推出考古盲盒,这个‘盲’字,其实是‘扫盲’的盲,为大家普及古代文物知识。”


没错,在通过文创拉近受众与历史文化的距离上,省博的文创产品,做的已足够出色。


从精致的挖掘器具,到言简意赅的解密卡,以及互动感很强的游戏元素,都让人在身临其境般的考古感中,充满乐趣地吸收了历史和考古知识,并带有一丝不甘——好像升级打怪兽一样,期待对下一款盲盒的拆解。同时,客服与买家的互动,又构成了新一轮创作灵感,形成动态的产品升级。


《散落的宝物》盲盒开盒工具   / 图片来源:河南博物院天猫官方店


环环相扣,步步为营。


这一系列盲盒,的确独具匠心,是其他单纯摆件盲盒所完全不能比拟的。



从“考古盲盒”,到“修复盲盒”,到“传拓盲盒”,省博的每一款文创盲盒,都是本着向大众“普及考古文博知识”这个大目标而进行设计的,这大概就是宋主任所说守正创新中的“正”。


江湖上确实有不那么“正“的文创产品。


宋主任说,有的文创产品介绍“洛阳铲”,说它最早是李鸭子发明制造的,但其实早在李鸭子之前,洛阳铲这种工具就被用在古代建筑建设之中,作为考古工作者,这个不能混淆。还有之前某家文博单位的文创盲盒,写着“开多少多少,就升级为摸金校尉”。“摸金校尉名字好听,但那是盗墓者的别称,我们不能那么用。”


完全可以理解宋主任对于盗墓的敏感。


考古与盗墓,就是正邪两端。盗墓所要的,是用文物的现金价值,去获得财富,财富的价值远远凌驾于文物破坏、国宝遗失和历史盲点之上;而考古所为的,是在遗址与文物上,探寻历史的痕迹、寻找遗失的记忆,是对历史文化的解读与传承,是文化与民族自信的实证源泉。


对于考古工作者与文博传承者来说,无论在那个岗位,正确的工作底线、严谨的工作态度、踏实的工作作风,确实应该远远凌驾于吸引眼球与哗众取宠之上。


守正创新,这就是正。


那么,正从何来?


就来自于那些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姓名的考古工作者。


当更多人抬头赶路的时候,民族认同、文化信仰,和发自内心的热爱,让这些考古工作者甘心停下脚步,埋首于脚下,去寻找我们祖辈留下的点滴密码,穷其一生,去探寻和拼凑漫长历史长河中,无数件失落的拼图。当历史的印迹,在他们的手下分毫相接,一点点展现在我们面前时,那宏伟而灿烂的画卷,让我们惊叹、了解、与赞美,我们也应该感激——正是这些“埋首于脚下”的人们,让我们知晓,自己,从何而来。


“正”,是考古和历史研究的根本,也应该是“博物馆文创”的根基。


在“守正“基础上的“创新”,来自于文创产品创造者,对文化本底深刻的认识,“守正”后的“创新”,才是有灵魂的创新,才具有“文化传承”这个更宏大的产品价值,才有可能脱离开昙花一现的网红宿命,才有可能做成具有生命力的品牌化输出。


守正创新。


就是这么简单的文博文创底层逻辑,却足够支持读懂它的人,一路前行。



“散落的宝物“盲盒名卡上,印着一小行字——“总有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默默努力付出,这样的存在使世界变得更有意义。”


深以为然。